23

August

2011

冲刺光伏“大限

发布时间:2011-8-23 10:01:08822次

据财经国家周刊报道:

光伏上网标杆电价横空出台,搅乱了光伏招标的“一池春水”。

  8月1日,国家发改委对外发布通知,规定在今年7月1日前核准建设、12月31日前能够建成投产、发改委尚未核定价格的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上网电价统一核定为1.15元/千瓦时。

  7月1日,成为了中国太阳能光伏项目的分水岭。与此相呼应,这一天也成为中国地方政府和企业抢跑的“大限”。

  “企业8月份拿到的省发改委的批文,可是落款的日期却是6月份的。”一位接近五大电力集团高层的专家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类似的项目在最近批量产生。国家原本规划5年的光伏装机容量,短短一个月就几乎完成了。”

  7月玄机

  8月1日,《关于完善太阳能光伏发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下称“通知”)出现在国家发改委官网上。

  据《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通知”在一周前的7月24日,已在发改委系统内部下发。

  依据“通知”,光伏发电项目以今年7月1日为节点,划分了两类价格标准:7月1日前核准、今年年底前建成的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统一确定为1.15元/千瓦时(含税,下同);7月1日后核准建设的,以及7月1日前核准但截至今年底没有建成投产的,上网电价均按1元/千瓦时执行(西藏除外)。

  光伏标杆电价以如此身姿出台,普遍出乎业内人士的预料。

  2009年3月,发改委主持了“敦煌10兆瓦并网光伏发电项目”公开招标,中标价1.09元;同年10月,发改委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标杆电价将在1.1元~1.2元/千瓦时之间,比“敦煌项目”中标价略高。

  2011年,新一轮的光伏招标即将开标,据参与招标的人士透露,由于光伏成本大幅度下降,企业的报价大多数低于1元/千瓦时。

  此时,发改委突然将标杆电价定在了1.1元/千瓦时之上。

  “光伏招标瞬间乱套了,就像有个富豪在大街上摆满了燕鲍翅的宴席,谁会再去饭店吃四菜一汤?”一位接近招标的专家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于是,企业纷纷转身将关注投向了项目审批的时间,力争能够搭上光伏高价的“最后一班车”。

  2011年4月28日,国家能源局总工程师吴贵辉在会议上讲话时表示,2015年中国光伏发电装机容量预计达到500万千瓦。

  国家能源局的内部统计显示,7月底中国光伏发电装机容量达360万千瓦;而截至8月中旬,这个数据已近500万千瓦。光伏发电“十二五”的500万千瓦目标,因为新的价格政策“被实现”。

  细节争议

  “好的开端,问题不少。”8月12日,在中国光伏发电平价上网路线图(下称“路线图”)发布会现场,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如此评价光伏标杆电价方案。

  同任何一项政策出台一样,标杆定价也逃脱不了业界的诟病和争议。在促进光伏发展的大方向上业界虽一致评价颇高,但在细节问题上的争议并不小,方案细节模糊、补贴标准不明确是主要问题。

  按照现行方案,7月1日成了一个主要的时间节点,此前核准与此后核准的光伏项目享受到的待遇将截然不同。但截至目前,发改委并未公布项目核准名单,哪些项目可以得到补贴、哪些项目不可以,依然是云遮雾罩。

  “市场方向很混乱,不清楚发改委对补贴项目限定到底是怎么样的。截至目前,还没有看到有项目已经拿到补贴。限定标准太粗略、太模糊,应该进一步明确才好。”绿点战略咨询副总裁鲍伟鸿评价说。现行方案中“一刀切”的做法,也遭到了行业内部的异议。“中国幅员辽阔,东部地区和西部地区光照条件差别巨大、用电负荷不一样、输电成本也不一样,只确定了全国统一价在具体执行时可能会有问题。” 阿特斯太阳能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瞿晓华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根据现有的行业发展水平,1元/千瓦时的光伏上网电价水平,在部分西部地区已具备了比较不错的投资收益率。宏源证券发布的研究报告称,在1800有效利用小时数的地区,1.15元/度的电价对应内部收益率是9.84%,已经具有很大的吸引力,1元/度对应的内部收益率也达到了7.44%。

  不过在东部等日照条件不佳的地区,1元/千瓦时的电价水平下,企业只能实现微利或者亏损。

  根据“路线图”的测算,假设内部收益率压低为5%(常规电力项目的基准收益率为8%),只有固定资产投资在14000元/千瓦及以下、有效日照小时数高于1600小时,上网电价才可以做到低于1元/千瓦时。

  不过,在现有情况下,发改委能拿出1元/千瓦时的电价标准已属不易,很难期望光伏上网电价还能够得到进一步提高,未来的价格只能比这个标准低。原因很简单:高额补贴的钱从何来?

  依照现行政策,对于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上网电价的补贴资金,主要来源于全国征收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目前的提取标准为,每度电抽取4厘钱。2010年,全国大约征收了100~110亿元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相比实际需求,缺口在10~20亿元左右。

  分享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的,不仅是光伏,还包括风电、生物质发电等多种新能源,用于光伏的只占很小一部分。如果国内光伏市场大规模启动,缺口将会进一步增大。

  按照“路线图”测算,如果2020年光伏装机目标达到5000万千瓦,补贴金额需要700亿元以上。

  “电价附加需要提升,否则不能满足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需求。按照我们的计算,如果电价附加增加到每千瓦时一毛钱,到2020年累计就可以提取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6430亿元,就完全可以满足国内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需求。”王斯成建议道。

  不过,这样的建议能否得到政府主管部门的采纳,面临着很大的难度。在物价高涨、防通胀难度不减的大背景下,提高电价无疑会增加消费者负担、增加通胀压力。

  光伏补贴的资金缺口,可能成为今后光伏产业发展需要面临的一大难题。 “大跃进”隐忧

  对比国外的发展经验,光伏标杆电价是促进光伏产业大发展的有效措施。例如德国,在2000年颁布实施了《可再生能源法案》,给予光伏0.99马克/千瓦时的电价,极大刺激了德国的光伏市场,使德国的光伏发电量2006年以来一直保持世界第一。

  在中国推出标杆电价后,压抑已久的光伏市场有望就此启动。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认为,国内光伏市场很可能会掀起一波建设热潮,“搞起来万人大会战,市场可能短时间就拉动起来了”。

  实际上,受标杆电价出台刺激,一些嗅觉灵敏的企业已开始行动。8月12日,江西赛维太阳能有限公司(Nasdaq:LDK)宣布,与大唐国际发电股份有限公司(601991.SH/0991.HK)签订了工程总承包合同,将在青海开发一个20兆瓦的太阳能项目,一期10兆瓦将在本月开始动工,整个项目将在今年9月底建成。

  “西部地区已经在启动,之前停止不建的、跑马圈地的、观望的,都开始动起来了。拿到路条的,希望赶在12月31号前建成;没有拿到路条的,希望建起来造成既成事实。我们了解到是,好多地方都在开始招标,市场启动得非常迅速,规模比以前大,区域范围也更大。”塞维LDK光伏科技工程有限公司执行副总经理薛怀斌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在瞿晓华看来,政策明朗化后,光伏市场的启动是早晚的事情,尤其是自然条件较好、投资收益率高的西部地区。“我们已经在重新布局,调整扩大了国内市场的发展计划,此前积累的一些项目也要加速。”

  2010年,中国光伏市场新增装机容量为50万千瓦,比2009年新增16万千瓦增长了3倍多。根据此前媒体披露的国家能源局编制的《光伏发电“十二五”规划》内容,光伏“十二五”装机目标已上调为1000万千瓦,2020年上调至5000万千瓦,这与此前的目标翻了一倍有余。

  业界预计,光伏标杆电价如果补贴到位,新目标达成的可能性非常大。一片欢腾声中,光伏产业的发展酝酿着新的隐忧。“大跃进”之下,光伏产业产能过剩的问题,很可能进一步加剧,不计成本的压价、恶性竞争等屡见不鲜的老问题,也将对这个行业的发展造成新的伤害。

  2010年8月,发改委主持召开了第二次光伏特许权项目招标,13个竞标项目的最低价均不可思议低于了1元/千瓦时,121个标书的报价均值仅为1.036元/千瓦时,中电投旗下公司甚至一鸣惊人地报出了0.7288元/千瓦时的地板价。

  “光伏产业千万不能在标杆电价出台后再度疯狂起来,如果是这样就失去了政策推出的意义。如果是再拉动新一轮的扩张潮,就会逼着政府政策转变。意大利、德国就有前车之鉴,行业疯狂迫使政府采取削减补贴措施。”李俊峰警告说。

  实际上,发改委标杆电价“通知”中已经为下一步的政策调整预留了“后门”。“通知”明确指出:“今后,我委将根据投资成本变化、技术进步情况等因素适时调整(上网电价)”。此外,“通知”也并未对电价补贴的年限做出硬性规定,如果发改委缩短补贴年限,光伏投资收益也将大打折扣。 “明年光伏项目的申报量肯定会更大,就看地方政府怎么来调控了。需要良性发展、有序建设,无论是大公司、小企业都能参与其中,分享到光伏产业的发展盛宴。如果是短时间内发展过剩,也就透支了行业发展的空间,受损的还是光伏企业自己。”薛怀斌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国内市场的启动,是一座大金矿,未来会是世界最大的光伏市场。中国有大约120平方公里的戈壁和荒漠,开发利用5%就可以安装超过50亿千瓦的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年发电量可以达到6万亿千瓦时,相当于美国2010年年发电量总和的1.5倍。”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相比水电、火电项目,光伏发电的成本过高是规模化发展的最大“软肋”。因此,国家是否出台标杆电价、以及标杆电价的高低,对光伏产业发展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此前,因为政策不明朗,各路资本对光伏发电项目都不敢轻举妄动,跑马圈地、摇摆观望的居多。

  “我们非常看好光伏产业未来的发展。明确标杆电价后,光伏投资内部收益率就可以明确,企业心底的石头落了地。”保利协鑫能源控股有限公司执行总裁舒桦说道。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