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SEPT

2011

电解铝:产能过剩之“谜”

发布时间:2011-9-7 11:42:52915次

据上海有色网报道:

经过几年的沉寂,今年6月以来的电解铝价格涨势凶猛,从基本金属中脱颖而出,一扫昔日颓势。高价刺激下,绝大多数电解铝企业重新实现盈利,产能利用率则逼近极限。

  8月内,沪铝价格已经涨至18600元/吨,一周内价格上涨超过4%。“以18000元/吨铝价计算,国内铝行业的平均税前利润约为1000元/吨”,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潘家柱在采访中告诉记者,电解铝的完全成本平均接近17000元/吨,铝价只要高于成本线500元/吨,电解铝厂家就有充分动力全面投产。

  库存数据也同样给予了行业信心。6月以来,上海期交所和伦敦交易所的库存都在快速下滑,作为社会库存指标的保税区库存也降至较低水平。

  然而仅一月前的7月15日,发改委、工信部等9部委组成的调查组还在召开最后的汇总讨论会,并拟将一个月前开始付诸行动的“电解铝预建项目调查及叫停工作”的情况进行详细汇总后,写成报告报送给国务院。

  所谓电解铝预建项目,是指被调查的10个省市地区内采取了“先建设后报批”手段的电解铝项目。据本刊记者了解,此次的9部委联合调查组行动始于6月15日,止于6月30日。被调查的23个拟建电解铝项目,已于7月上旬全部叫停。

  一方面是飙升的铝价、高额的利润吸引大量资金投入,另一方面是对拟建项目的坚决叫停。电解铝,这个多年来一直属于政府调控范围内的产能过剩行业究竟正在面临怎样的境况?

  过剩与否难界定

  从电解铝需求来看目前正是顶峰,加之上半年受出口退税政策传闻影响,电解铝出口同比大增,导致目前出现暂时的供应紧张

  “现在电解铝市场属于卖方市场,很多公司没有库存”,潘家柱告诉记者,协会调研发现目前很多公司都是将近满负荷生产,但是产品仍然供不应求,前来采购铝锭的企业都必须先付款才发货,否则根本买不到铝锭。

  然而政府层面并不认可这一说法。4月20日,工信部公布《关于遏制电解铝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引导产业健康发展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认真清理、严格控制电解铝拟建项目,取消地方出台的对电解铝的各项优惠政策,严禁以各种方式盲目扩大电解铝的产能。

  一方面由于国际有色金属铝市场的利润可观,电解铝产业仍属相对低技术操作等级的产业;另一方面由于生产和建设的特点,只要建设该类项目不管是否上马,都马上会增加该地区的固定资产投资总额,从而实现该地区资本总量的骤增。因此,该通知并没有得到地方上的支持。有些地方政府甚至背道而驰,不但给这些电解铝项目以地方财税、土地、电价等方面的优惠政策上的扶持,甚至还以地方建设重大项目的名目代为其向国家申请批建,培育出一批电解铝产能“黑户”。

  据工信部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到2010年底,全国电解铝产能已达2300万吨,实际产量1560万吨,设备利用率70%。2010年1-11月,铝冶炼行业利润104.41亿元,销售利润率仅3.59%,大大低于工业行业平均水平。

  鉴于此种情况,工信部联合发改委、监察部、环保部、国土资源部、人民银行、银监会、电监会、能源局及中国有色金属协会等部委及机构,组成了联合调查组,亲往全国各地督办。有关资料显示,这些项目原预计建设总规模为774万吨,总投资预算为770亿元。

  面对这一局面,行业分析师给出的判断是这轮铝价上涨本质上跟美元贬值有关,并不能反映下游需求有实质性好转,电解铝行业严重的供过于求状况不可能短期扭转,此轮涨价并不能持续。

  业内分析师向记者表示,电解铝生产没有淡旺季,但需求来看目前正是顶峰,加之上半年受出口退税政策传闻影响,电解铝出口同比大增,导致目前出现暂时的供应紧张,但预计到4季度,又会重新回到供过于求的局面。

  采访中记者所接触的多个有色金属分析师都表示,当前中国宏观经济走势不明朗,房地产、家电等行业对铝产品的需求正在减弱,今年下半年市场对铝产品需求是否能够持续还存在很多的不确定性。

  而且,9部委的联合调查也被视作此轮价格上涨的导火索。虽然上述项目可能只是阶段性叫停,但客观上的确抑制了一段时期内电解铝的产能扩张。从中长期来看,目前在西北地区集中兴建的电解铝产能很可能在未来遭遇持续的政策风险。届时,新建产能增速一旦低于需求总量增速,铝价就将获得持续上涨的动力。

  强硬叫停屡失败

  明令之下,国内的电解铝产能不但没有被缩减,反而涌现出了更多的电解铝企业,产能大幅飙升

  事实上,这并不是国家首次对电解铝产能过剩采取行动。

  2003年11月25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土资源部等6部委和中国人民银行就曾共同出台了《关于制止电解铝行业违规建设盲目投资的若干意见》,禁止不符合产业政策和发展规划的电解铝、氧化铝项目的批准。

  然而,当时正值铝业前所未有的利润高峰。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数据显示,从2002-2006年,国际铝价一直处于上升阶段,LME现货年平均价每吨分别为1350美元、1431美元、1716美元、1898美元、2569美元。在价格上涨和产能增长带动下,2004-2007年,铝冶炼行业的利润总额分别为106亿元、119亿元、281亿元和369亿元。

  因此,明令之下,国内的电解铝产能不但没有被缩减,反而涌现出了更多的电解铝企业,产能大幅飙升。

  地方政府还借道国家支持的整合方式,打着“煤电铝一体化”的旗号变相扩大电解铝产能。尽管在某种程度上,铝电联营确实是中国电解铝企业发展的趋势之一,但该趋势能否被推行,首先应取决于技术壁垒等客观问题的解决。因为,电解系列生产的任何波动都会造成电网或自备电厂较大的影响,甚至会威胁供电安全。

  由于开发时间短,中国大型铝电解槽在生产领域的深层次开发中有着明显的技术不足,致使实际运行生产指标与国际先进水平还有较大差距。大产能负荷和小电网供电的运行环境,致使电解铝行业成为安全隐患较多的行业之一。而能源价格的不断攀升更加剧了该行业成本的飙升。

  提高集中度或成趋势

  压缩产能提高行业集中度势在必行,只有如此,才有利于我国电解铝企业包括技术和效益等多方面的实质性整体升级

  在潘家柱看来,9部委此举有悖于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的“十二五”发展规划,并且还会严重影响电解铝产能从中国的东部地区向西部转移。

  按照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此前的部署,中国有色工业行业“十二五”期间的主要任务是进一步优化布局,严格控制在资源及环境容量没有保障的地区新建冶炼项目,并完成电解铝产能有序向西部转移。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的“十二五”规划的确提及,在“十二五”期间将以控制发展为主导。“十二五”有色金属工业发展规划的主要目标是,中国有色工业优化产业结构,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有效控制冶炼产能的过快增长。“十二五”时期有色金属工业增加值(可比价格)年均增长10%,10种有色金属产量年均增幅控制在8%左右。此外,产业结构将进一步升级,2015年,具有自备电和直购电的电解铝产能将达到90%以上,铜冶炼、电解铝装备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比重在95%以上,铅锌冶炼世界先进水平达到85%以上。

  潘家柱告诉记者,目前国内拟建的电解铝项目主要集中于西部地区,尤其是甘肃、新疆、内蒙古等电力成本较低的省区。如果工信部叫停了所有拟建电解铝项目,那么,“十二五”期间电解铝产能向西部转移的目标可能无法实现。

  也有观点认为此轮调控更多意味着中国电解铝产业实质性整合拉开序幕。

  对于这一看法潘家柱并不否认。他告诉记者,与中国的能源行业不同,中国的矿产行业过度分散,不光致使中国境内的产能调配和管理下降,同时也令中国铝等矿业产品在国际市场中失去主动地位,因此,压缩产能提高行业集中度势在必行。因为只有如此,才有利于中国电解铝企业包括技术和效益等多方面的实质性整体升级。

  事实上,从2010年开始,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就一直在为行业内各种矿产产品的整合集中而奔走,因为已有太多的因产业集中度过低,致使本来相对有序的有色金属产业出现了无序竞争以及资源浪费的现象出现。

  目前河南、山东境内网电的用电成本约为每度6毛,而两地自备电厂的用电成本从5毛到4毛不等。目前生产一吨电解铝耗电约13850度,也就是说电价每高1毛钱,就要多出近1400元成本。而在新疆等西部省份,用电成本仅为每度两毛。潘家柱表示:“一些缺乏电力成本优势、年产10万吨以下、产业链相对较短的小电解铝企业的生存空间将被大大压缩,面临着被兼并重组的局面”。

  对于电解铝企业而言,电力成本始终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因为电力成本几乎占到了原铝总成本的40%。因此,能否获得具有相对优势的电力资源,直接决定着电解铝企业的竞争地位,这也是电解铝企业能否实现稳定盈利并进行扩张的关键因素。

  “未来经过兼并重组,国内电解铝企业数量可能会从目前的一百多家降至二三十家”,潘家柱说,生存下来的企业将瓜分目前国内2000多万吨电解铝产能,并将呈现出两大板块特征——依靠西部能源优势或拥有中东部地区运输消费优势。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