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February

2012

尽快找到稀土贸易平衡点

发布时间:2012-2-14 15:44:27626次

据中国环境报报道:

  1月30日,WTO维持了对中国限制9种原材料出口违规的裁决。

  这意味着受到国际上广泛关注的贸易诉讼案尘埃落定,也意味着欧美等国针对中国稀土矿产出口限制的贸易诉讼迫在眉睫。

  与这9种原材料的出口措施相类似,中国对稀土出口所采取的措施同样包括征收出口税、实行出口配额和出口许可证制度等,那么,WTO是否同样会裁定中国违规?

  近年来,中国稀土出口限制问题一直处于国际舆论的“风口浪尖”。

  它反映了欧美国家希望从中国继续获得稀有资源供应,满足其国内工业,特别是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需要。

  

  美国能源政策分析家MarcHumphries 曾在2010年7月的一份名为《稀土元素:全球供应链条》的报告中,详细列举了各国2009年的稀土相关数据:中国稀土储量为3600万吨,占世界储量的36%;产量则为12万吨,占世界产量的97%。

  与中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2009年的稀土储量为1300万吨,占世界13%,产量为零;俄罗斯储量为1900万吨,占世界19%,产量为零;澳大利亚储量为540万吨,产量为零;印度储量为310万吨,占世界3%,产量为2700吨,占世界2%。

  

  这些数字意味着什么?中国以世界36%的稀土储量供应全球90%以上的稀土用户。

  然而,中国的稀土开发是以环境污染、低开采效率和高经济成本为代价的。

  稀土生产过程中的环境污染问题非常突出。

  以氨氮为例,稀土行业每年产生的废水量达2000多万吨,其中氨氮含量300~5000毫克/升,超出国家排放标准十几倍至上百倍。

  

  据了解,美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稀土出产国,美国加州的派斯山(Mountain Pass)是中国之外全球稀土储量很大的地方之一。

  但是在2002年,美国停止了所有稀土矿的开采,原因有二:一是美国环保政策严苛,一般开挖成本只占1/10,其余都是分离加工处理和环保成本;二是美国公司发现,进口稀土价格远低于自己开采的成本,所以最终都停产。

  

  分析认为,发达国家不开发自己本土的稀土资源,而要从中国进口,一方面是为了保护本国的战略资源,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避免稀土开采过程带来的水土流失、植被破坏和环境污染问题。

  

  基于保护资源和环境的需要,中国政府对稀土的开采、生产和出口各个环节同步实施了管理措施,其中就包括实行严格的出口配额管理。

  2011年5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促进稀土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再次重申了中国政府通过综合管理措施保护环境、节约稀土资源的政策目标。

  制定了《稀土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工业行业淘汰落后工艺和产品指导目录》等规定,发布了第一批符合环保要求的稀土企业名单,稀土开采、生产秩序和环保状况明显好转。

  

  面对中国对稀土出口的管理举措,一些国家宣称,中国的稀土出口规则“存在问题”,违背国际贸易准则,这些国家已着手向世界贸易组织提起诉讼。

  那么,面对可能随之而来的诉讼,中国将如何应对?环境规划院环境经济部主任葛察忠表示,WTO规则并不反对各成员方采取稀缺资源保护措施,但规定成员方的限制措施应内外一致,也就是说,此类出口限制措施必须和国内限制生产或消费的措施同步实施,同时也需要证明这些措施确实可以实现政策目标。

  

  如何在保护国家资源环境利益和避免贸易纠纷中寻找平衡?葛察忠说,一是积极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争夺“环境与贸易”话语权;二是强化环境政策与贸易政策协调性,构建内外一体化资源环境管控体系;三是强化国内资源环境管控措施,并推动环境成本内部化;四是利用环保手段促进资源性产业整合,争夺稀缺资源国际定价权;五是发挥市场经济体系下企业和行业协会的作用,避免政府对市场的过度干预。

  

  以资源税为例,提高稀土资源税被看作是重要手段。

  据了解,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自2011年4月1日起,已经统一调整稀土矿原矿资源税税额标准,上调幅度逾10倍。

  葛察忠表示,应加强对这些措施实施情况的研究,为中国在这些领域引用WTO环保例外条款实施贸易限制措施提供有说服力的环保必要性证明。

  

  也有专家提醒,配额并不是好的管理办法,通过出口配额和出口许可证来限制出口,不仅容易引发贸易争端,也破坏了国内市场的公平竞争。

  由于只有拿到配额的公司才有出口稀土的资质,这种资质便意味着“超额利润”。

  

  WTO规则是把双刃剑。

  如果中国遵照WTO规则,建立内外协调的资源保障体系,在保护国家资源环境利益和避免贸易纠纷中找到平衡点,不仅不会受到其他成员方的法律挑战,而且能够更好地保护资源环境。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