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JAN

2013

专家称产能过剩需加强准入管理和金融改革

发布时间:2013-1-25 9:08:36406次

据新华08网报道:

  核心提示:从2008年以来,我国大力治理产能过剩。然而,某些行业“越治理越过剩”以及“低端高端都过剩”的现实,警示除了市场调节外,还必须加强行业准入管理和加快金融改革。

  SMM网讯:继12部委联合发布关于推进汽车、钢铁等九大行业的重组指导意见后,工信部新闻发言人朱宏任23日再次强调,严重产能过剩将引发系列问题。造成产能过剩的原因除了市场外,还有体制机制、发展方式等问题。

  从2008年以来,我国大力治理产能过剩。然而,某些行业“越治理越过剩”以及“低端高端都过剩”的现实,警示除了市场调节外,还必须加强行业准入管理和加快金融改革。

  一个现实:低端过剩 高端也过剩

  产能过剩是我国经济发展的一个老问题。2008年金融危机后,政府大力治理产能过剩,采取的手段包括“淘汰落后产能”和“提高重点行业集中度”等。

  4年过去了,现实情况如何呢?答案不容乐观。

  首先是某些行业“越治理越过剩”。2008年到现在,我国钢铁产能从7亿吨上升到逾9亿吨,水泥产能从18.7亿吨上升到22亿吨以上。由于过剩的加剧,钢铁行业2012年前11月亏损19.7亿元,水泥行业的利润同比下降超过40%。

  其次是“低端过剩,高端也过剩”。这表现为两个方面:在同一产业内,高端产品有时候还卖不过低端产品。比如,建筑钢材属于钢铁行业的低端产品,很多国有钢厂不屑于做,集体转向板材生产。结果由于板材需求不足,技术含量较高的热轧板卷价格一度低于最简单的螺纹钢。甚至连钢铁业的尖端产品硅钢,由于竞争者大量涌入,也出现产能过剩的迹象。

  另一方面,部分战略性新兴产业也出现过剩。比如光伏行业,由于产能大跃进和欧美“双反”,供需严重失衡,一度走到全行业破产的边缘。“新兴产业需要政府的扶持,但这种扶持必须有度、有原则。拿上海来说,一是不搞'血拼’,比如零地价。二是尊重市场规律,坚持以企业为主体。”上海市经信委主任戴海波对记者表示。

  两种误区:刺激需求和产业集中度导向

  产能过剩,简单地说就是供给大于需求。要解决产能过剩,要么控制供给端,进行“去产能化”。要么实施刺激政策,扩张总需求。从目前情况看,后一种手法似乎更受到地方政府欢迎。

  当然,用刺激的方法扩张需求,并非完全不可取。在经济大幅下行的时候,为保持充分就业和社会稳定,我国实施过刺激政策。但在经济增长趋于稳定的时候,再采取这种手法无异“饮鸩止渴”。比如,为了解决钢铁和水泥产能过剩,一些地方大兴土木搞投资,结果投资又形成了新的产能。如此循环,过剩越来越严重。

  “中国并非不需要投资,但不能为投资而投资,要多做一些有利消费的投资。比如长三角的城际铁路建设,就促进了周末的旅游出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长巴曙松说。

  在解决产能过剩时,另一种倾向是提高产业集中度。此次指导意见中提到,“十二五”末前10家钢厂产业集中度达到60%,前10家水泥企业产业集中度达到35%,等等。

  提高产业集中度,有利于缓解产能过剩,但它不是唯一的指标。“我的钢铁”副总经理贾良群指出,有人经常以“日本前5家钢厂产业集中度90%”来指导中国钢铁业发展。但中日两国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日本国土面积不到中国的1/24,粗钢产量只有中国的1/7。如中国钢铁业达到日本那样的集中度,那可能引发市场控制等新问题。

  三大顽疾:治本仍是系统工程

  解决产能过剩,无疑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对于我国而言,有三大顽疾需要攻克。

  其一,加强行业准入管理。纵观汽车、钢铁、水泥和电解铝等产能过剩行业,本该需要较高的行业准入门槛,现实却是不分南北都在搞,以至于出现缺水的地方建钢厂、缺电的地方建电解铝厂等奇特现象。

  专家建议,在制定行业准入门槛时,要多用节能环保等生态性指标,少用产能容积等经济性指标。之前钢铁业淘汰落后产能,一度使用高炉容积作为标准,导致一些钢厂为了符合准入条件,拆小炉建大炉,产能越淘汰越多。

  其二,加强金融改革,改变企业一味追求规模的倾向。上海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胡月晓指出,在中国以大银行为主导的金融体系中,信贷资源优先流向大企业、大项目。谁能迅速将规模做大,谁的融资能力就越强。在此导向下,“圈地—融资—上市”的游戏屡试不爽。

  未来我国的金融改革,要改变以大中银行为主的间接融资模式,大力发展股市、债市等直接融资模式。同时,发展小微金融机构,满足中小企业的需求。

  其三,要从根本上让地方政府摆脱GDP挂帅情结。产能过剩是市场经济的常态。但正如朱宏任所言,在我国产能过剩除了市场外,还有体制机制等方面的原因。

  上海市发改委综合处处长郭宇说:“目前各地都在转型发展。这要求在统计上淡化GDP指标,增加一些转型指标。”业内人士指出,政府要尽量避免对微观经济活动的干预,减少对一些亏损产能的补贴,让其正常退出市场。同时尊重企业意愿,防止一些产业被催肥的现象再度出现。

<上一页1 下一页 >